实拍存世仅1台北汽勇士伞兵空降试验车

No Comments

随着北京汽车越野车基地生产的“2代勇士”(三代军)即将服役,由北汽有限生产的“1代勇士”(2代军)或将成为解放军历史服役周期最短的制式轮式装备。而1代勇士的问世过程也极为破折。

从1980年代晚些时候,北京汽车与克莱斯勒成立合资公司(北京吉普有限公司),开始制造切诺基7250时。军方就有意让这家中美合资公司承担研发“二代军”的任务。从1970年代晚期至1989年,中美以及整个西欧都处于蜜月时期。美国人为解放军改进“歼-八II”,中美合作研发“美洲虎”中型坦克(魔改59式),解放军直接购买英军“辛巴达”炮侦雷达打击越军,甚至差点儿引进西德“豹II”坦克(最终因为价格昂贵谈崩了,却引进了奔驰2026重型卡车)。在这种大环境下,解放军让一家中美合资车厂研发“二代军”也可以理解了。

从1988年开始,“1代勇士”(实际上在当时以“2代军”代号被提及),项目开始论证,并由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负责研发。为了应对军方的要求,“2代军”项目提出3套不同方案(外观、内饰不同的差异导致整车性能不同)。

方案1:这套外形力求呈现硬朗、刚强的设计风格,具备了一定鲜明的越野特色,车身造型多运用平面与直线条,但创新不足趋于保守,整车主要外形特征融入的是更多BJ-212痕迹。尤其是三幅面横格栅简直就是BJ-212的翻版。

方案1的“2代军”整体设计方案还不能摆脱“1代军”BJ-212的涉及影响,造型的创新意识不充分。几乎没有“换代”的感觉。

综合“2代军”的换代定位,方案1的保守设计路线没有大的缺陷,但不足以支撑“换代”的理念。实际上方案1被称为“大改款”更合适。

方案2:整车造型与同时期的丰田、陆虎以及切诺基系列越野车有些相似。车身侧围(前翼子板外、后侧围轮眉)与前机盖曲面外飘造型,4车门加强筋,前后保险杠的的造型也使用了较多的弧线条。尤其是前组合灯的“晶钻”风格、车门外拉手更亲民。

方案2的出现,似乎就是弥补方案1过于保守的反差设定,车身焊接件更多的圆弧过度以及外飘的翼子板,难以安装内置防弹钢板且不利于战场快速修复。因此,方案2与方案2被彻底否决。

方案3:也就是现在进入解放军装备清单中的“1代勇士”(2代军)的解决方案。无论设计的先进性,还是便于快修的玻璃纤维外观件,都符合解放军在1990年代初期设定的“2代军”所必须具备的性能。

以上所说的“1代勇士”(2代军)的3套设计方案,是由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主导并提交给总装进行论证和预研。在1989年7月份,中美关系全面破裂。为了国防安全,“2代军”项目原计划立刻由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移交给北汽有限。但在相关“势力”博弈后,北京吉普版“2代军”项目直到2004年才逐步转交给北汽有限。

实际上,在接手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1代军”全部图纸与12台测试车之前,北汽有限也提出了另一套设计方案。如上图所示,北汽有限版“1代军”的外形与英军陆虎“防御者”有些相似。

最终北汽有限版“2代军”项目被取消,继续沿用北京汽车吉普有限公司“2代军”方案3,继续进行整车与分系统的测试。直到2008年,“1代勇士”(2代军)完成了厂家定型后(经过军代表确认),开始小批量进入我军一线作战部队列装。

在介绍完“1代勇士”(2代军)的研发背景后,可以切入正题了。本文介绍的对象,就是这台存世仅1台、以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研发的“1代勇士”(方案2)为基型,换装液压升降悬架的伞兵空降试验车。这台北京吉普版“1代勇士”原型车制造年份为2004年5月。

上图是这款伞兵空降试验车(后文简称伞兵车)前部特写,三幅面横格栅主特征已经看不出BJ-212的痕迹。

“晶钻式”前组合灯,涵盖了近光灯、行车灯、前雾灯以及转向灯。这种一体大总成形式,已经是民用车的标准配置。但对于军用车而言,全车所有灯具必须具备单独更换的能力,降低维修成本与更换周期是最基本的“军标要求”。

上图是伞兵空降试验车后向特写。与“晶钻式”前组合灯相呼应的“大总成式”的后组合灯,3.2L增压柴油机的标识,成为方案2的最大亮点。

笔者实在不想浪费太多口水放在介绍外观这种最没技术含量的篇幅上。对于这款车的整车外形其实带有明显的“替补队员”色彩,无论方案1、还是方案2,其实都是为方案3做铺垫。

前风挡玻璃框架具备可向前折叠放倒或跟随车顶(软、硬)、5车门上半部或整个车门可全部拆除。风挡玻璃采用“1分2”结构便于快速更换。前围板上部的进气格栅较BJ-212车系更先进。

大量圆弧过度的外后视镜只具备手动调节角度功能(实际上调节方式就是,降下玻璃,用手指掰持到合适角度)。

笔者很惊讶,早已消失10年的北京吉普汽车有限公司只制造了4台方案2测试车的后组合灯竟然完好无损。

军标的12V/24V外接电源,可以为车载武器基站、大功率电台等用电设备进行供电或向外输出电量。

双油箱的设定,是全系标配。从BJ-212时代开始,一大一小(42升、30升)正副油箱可以在行驶中手动切换。

5前速变速器和带有4H、4L、2H分时四驱系统,全部由北京齿轮厂提供,但是不思进取的“北齿”加工BJ-212落后的“双杆”分动器还可以应付,但是加工更高精度的5前速变速器和单杆分时分动器的成品率极为低下,完全达不到符合军标的量产要求。以至于,北京汽车吉普有限公司的实验“1代勇士”、北汽有限后期量产的“1代勇士”采用的是唐山齿轮厂生产的分系统。而这家唐山齿轮厂(简称唐齿)为了获得更稳定的生产品质,与日本爱信变速器合资。现在北京汽车(越野车基地)生产的“2代勇士”(3代军)的6前速手动变速器、实时四驱系统分动器也是“唐齿”提供。

方案1的“勇士”试验车搭载的引擎,就是后来量产“1代勇士”使用的“朝柴”3.2T增压柴油机。这款源于日产技术的“朝柴”3.2T增压柴油,在2000年代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优秀机种。而笔者实拍的这台车的朝柴3.2发动机,还使用的是东风朝阳柴油机厂的老状态标识,且为其出产的第127台发动机。

经过笔者查找当年发动机经手人确认,早期的朝柴3.2T发动机的缸盖、缸体全部采用日产原装配件由“朝柴”组装完成标定。至2010年,北汽有限版“1代勇士”搭载的朝柴3.2T发动机的中缸仍然由日产提供,缸盖、喷油器、增压泵和发电机已经完成了全部国产化。但是在作战部队使用中,仍然集中出现过(2009年)增压泵失压、发电机电压调节器输出电压过高(2010年)等故障。此时笔者作为北汽有限北京东汇盛服务站的配件苦力,为此每个月备件周期都特别购入跟多份额的备件为终端用户调用。

作为军用装备,所有部件不仅要质量可靠更要供应稳定。北京吉普版“1代勇士”在研发过程中,对将南京依维柯索菲姆2.8T发动机进行标定并装车测试。

为了提升终端用户常用耗材通用标准,北京吉普(包括北汽有限)版“1代勇士”的空气滤清器、前后控制臂(悬架)以及制动分泵和制动片可以与切诺基2.5E完全通用。

北汽吉普版“1代勇士”与切诺基7250完全通用(甚至早期车型完全互换)的离合器分泵的质量不佳(故障表现为泄压)。

北京吉普版“1代勇士”试验车的空调管路全部由苏州盛士达空调厂提供。后期的北汽有限版“1代勇士”量产车的空调管路改由惠州空调厂供应。

上海制动器厂匹配的ABS阀体,之所以没有采用博士提供的总成。在2010年之前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仍然与合资车厂有较大的差距,无论产量、质量、售价都难以与合资车厂抗衡,因此博士等厂家的定价权不在中方手中。对于成本较为敏感的军用装备,出于生产安全与使用成本角度看,放弃博士选用质量较低的国产配件也是一种无奈。

上海制动器厂的ABS阀体制动频率只有4次/秒,而同时期的博士ABS阀体制动频率则达到8次/秒。

1993年晚些时候,空军决定研发一款空降部队专用轮式伞兵突击车,在经过几轮验证后,决定伞兵突击车采用BJ212动力总成和部分传动技术,发动机后置后轮驱动(先期研发后轮驱动的两驱版,通过整体技术验证后在修改为四轮驱动板)独立悬架。考虑到后勤维护简易型,整车的动力、传动、电器以及部分驱动分系统与BJ212系列车型高度通用。实际上,根据规划,共有6款3个吨级的伞兵突击车在规划中。但受到当时车辆技术(车桥)储备不足,加工能力薄弱,以及严重缺乏中、大型运输机的实际状态,只有0.25/0.5吨级的LYT2021轮式伞兵突击车在2007年量产并服役。

2010年之前,中国解放军的军力有所提升,但绝对没有2010年-2015年提升的猛烈。未雨绸缪,解放军仍然坚持在1980年代-1990年代对伞兵空降战车的技术进行储备。1990年前苏联解体,大量苏军装备实物与技术都被引入。至2006年,以北京吉普版为基础改型而来的伞兵空降战车解放军空降伞兵突击车已经完成了低空单车空投、可变高度液压悬架可靠性的全寿命测试。

笔者实拍的存世仅1台的北汽勇士伞兵空降试验车的悬架才是最大亮点。原型车的大梁得到了保留,为了容纳前后驱动桥悬架液压升降机构,对原车的悬架与驱动和传动部件做了彻底的修改。

上图是,北汽勇士伞兵空降试验车右前悬架前部特写(液压升降机构作用下,整车处于距离地面最低姿态)。基本上将原车的非独立悬架与前后硬轴驱动结构进行彻底的修改为前后多连杆、双上下摆臂的承载式架构。而全部悬架与传动装置都安装在保留的大梁上。原车匹配的减震套筒与螺旋弹簧被原装位的液压可变高度的作用器取代。

白色箭头:原车大梁通过上摆臂连接前驱动桥的固定点(上下摆臂与切诺基7250通用,甚至生产商都完全一致)

上图是北汽勇士伞兵空降试验车后悬架特写。原车的钢板簧+桶型减震器被液压减震机构取代。复杂且凌乱的后悬架与驱动架构,使得这款伞兵突击车带有明显的测试、验证的色彩。

白色箭头:可变高度(自动)链接副车架与下摆臂的竖拉杆(与后稳定杆竖拉杆作用相同,用于车辆高速行驶时稳定后悬架纵向姿态作用)

与现款勇士相同的轮圈、轮胎(尺寸忘记了,也懒得查,不过供应商都没有变),但加装了“唐齿”供应的爱信轴头离合器。这个配置,在北汽有限版“1代勇士”上被取消。

与这款存世仅1台北汽勇士伞兵空降试验车同一时期制造的还有另外4台,在长达3年的测试中,进行“相关”测试时报废了2台、悬架耐久性测试后1台被拆解。笔者实拍的这台车作为不同工况(区域)路测用车。

在北京吉普版“1代勇士”转交给北汽有限生产前,某机构获得并进行伞兵空降战车的非探索型改装。这意味着0.5/0.75吨级伞兵空降战车的研发,实际是延续1970年代解放军制定的空降装备发展计划(在当年不具备研发条件)。

引入“四轮液压升降机构”也是根据军方提出的要求:“着眼于对台作战我人民解放军(海)在火力准备之后,空军遂行伞兵空降时,勇士伞兵空降战车(携型更重更丰富的火力输出装备)与LYT2021轮式伞兵突击车(0.25吨级,具备更快、更轻技术优势)联合对敌方火力点、指挥机构进行“精准”打击。

尽管在研发过程中出现了“四轮液压升降机构”泵体、管路泄压,作用套筒渗漏的问题,经过多次改进以及进行空投试验后,这些故障得到极大的缓解(并不会根本解决问题,只需要符合在XX次全装备空投,实战工况下行驶XXXX公里后,液压机构完好并保持预设压力就算胜利),从最低点升至最高点秩序XX秒钟。

北汽勇士伞兵空降试验车项目在2006年完成了阶段性成果后,因为载荷并没有达到军方要求的0.X吨,液压升降机构自重占比过大,最终整套系统转入技术储备。

200X年之后,全新伞兵空降战车研发计划开启。利用全新载具搭载2.0版本“液压升降机构”,在更先进的控制系统支撑下由“全液”改为“电液”控制,具备4、6条驱动轮单独调整悬架高度、更快速调整周期、更长寿命周期的效能。因为之前的技术储备与接近实战工况下的测试完成了液压泵体、管路、作用套筒的像是数据的收集,硬件密封材质与状态的最详实资料的样本。给与随后多款不同吨级伞兵空降战车研发的最大帮助(尤其降低了研发周期)!

201X年,具备人、装备、载具协同空投,落地即展开攻击姿态,搭载重型火力支持分系统的某款可调高度重型X轮驱动XXXX车完成了相关标定。自行研发的“运-20”大型运输机+全新装备,使得我人民解放军第一次拥有跨越战区,遂行对与广西、云南、西藏、新疆、东北地区接壤的敌对国家进行全装备空降作战的能力。

而这一切的一切全部源于那些伟大的研究人员孜孜不倦的验证、修改、再验证、再修改、反复验证、反复修改的科学严谨的精神。

从1980年代-2000年代,中国汽车工业的发展始终走在一条畸形的“用市场换技术,确没有得到相应回报”的路线年的补课,我们也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成果。

无论是已经消失的北京汽车吉普有限公司(特指坚持在美方阻挠,仍然坚持利用优势资源研发“1代勇士”中方领导与技术人员)还是今天艰难发展的北汽有限,为解放军装备贡献着自己一份力量。

上图是笔者原创拍摄,我人民解放军两款伞兵空降战车(测试车、原型车)以及“1代勇士”大切诺基版测试车的合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